图钉
叶青
为什么你爱我像爱着一枚红色的小图钉
并且不肯把我钉在水泥墙上
放在掌心上
别人都说危险
你好像觉得刺也很可爱

(但是会流血呀!)

(那就啊一声啊!)

@reading

值得一再丢弃
叶青
我们的命运 埋藏于纯爱小说的情节之中
心痛 流泪 以及悲伤的结局 都是理应如此

诗一样的爱情 爱情一样的诗
写 也被写 读 也被读
反反复复 最后都模糊

只有肉体 留在法国电影里
让别人饰演那些相逢 亲吻 与激情
让阳光揉皱白色的床单

@reading

无声思议
叶青
你不是你以为的样子
可能 草原吹动了风
墙壁温暖了阳光
真相或许是海市蜃楼
确实存在的折射再折射
使我们的距离如此近
这巧合不可思议
感情的生长
则更困难一点
因为 掩饰是必须的

@reading

低限爱情
叶青
我们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都不属于我们属于谁
我只能看你 或是不看你
跟你说话 或是不跟你说话
这种日子过久了
愈来愈不明白什么是爱但
相当爱你

@reading

当我们讨论忧郁
叶青
当我们讨论忧郁
总说那是蓝色的
但为什么没有红色的忧郁
清透如夕阳干净的血
流遍整片天空

当我们讨论忧郁
总说那是一种心情
但为什么没有身体的忧郁
渴望一个人而只能拥有她的背影
眼睛和双手都知道不可以
于是感觉到自己的多余

红色的 身体的 忧郁
犯起来仿佛一场命中注定的大病
不致死去 而难以痊愈

@reading

废弃的信
叶青
有的时候你疲倦极了
但世界很现实你不能闭上眼睛
我只好扭一下太阳的开关 调低它的亮度
再来一阵微风 拂过你的睫毛
然后 还需要白色的那种云
载走你沉重的累
放心 我和它们都认识很久了
你不必勉力微笑
在不想笑的时候笑 这种事你已经做过太多
交给我就行了
你尽管背对所有的人 背对就在你身边的我
让表情休息 无论浮现的是泪水 一片空白 或者毫无改变
把应该留起来 送给那些喜欢应该的人
你 是你 就够了
我会坐下来 等你
也不看着你 很久

@reading

不可说的说法
叶青
让月光洒遍你的身体
欲望追逐着欲望
被我夺去了
用手 捉走晚云的影子
你的眼神收拢了我的任性
用声音吻我
用你的模样 拥紧我
我会更低沉
而你是每一秒
的每一个字

@reading

各种迷惑与糟糕的诗
叶青
黄昏的微雨 是怎么渗透到心情里面的
星星纷纷坠落之后 世界有什么改变
如果过去的日子 长出翅膀 会飞到哪里去
我想学着理解这些

当然也包括与你有关的种种困难
当你笑 你真的快乐吗
你远去以后 留下了什么让我在掌心摩挲至无比光亮
以后的我们 终有相见之日吗
这一切都是重要的 诗也是很要紧的
我能不能在诗的雕凿里面 逐渐理解这些玄之又玄

必然地这又是一首糟糕透顶的诗
充满无谓的迷惑而且完全缺乏文采
但你是看不见这首诗的 所以这就是不是算了

@reading

不存在的森林
叶青
肉色的你 由于某种类似季节转换的原因 慢慢一点一点地病了
我偷偷雇用了一对透明的耳朵 跟着你走到森林里去

逐渐稀薄的空气包围你 这样还能够说再见吗
你披着外套 靠近了森林的中心

在那里 你将遇不到名为快乐的东西 你将听到远方动物的哀鸣
敏感的你 将发现那声音是你自己的回声
你拣起一根枯骨 敲敲树干 咯咯咯
心凉得像是要下起一阵新雪

你唯一要做的事是 维持着人类应有的体温
类似一种工作 或一种礼貌
偶尔按下录音机的按键 录下一卷一卷的空白
在返回人世以前 反复播放
以制造一副新的躯壳 给你自己

(我雇用的透明耳朵也听见了 那沙沙的空白 和站在旁边怔怔流泪的你)

@reading

告白
叶青
显然地
你知道我没有直说的话
那很短 (我爱你)
非常短 (我爱你)
可是之前之后有漫长的空白
是你听不见的坦白
所以不能,不要,我不愿意的。
(不爱你已经来不及,你不用放在心上。)

@reading

诗人请求他的爱人写信给他
[西班牙] 洛尔迦
汪天艾 译
我内心的爱人,活着的死亡,
我徒劳地等候你书写的词语
伴着凋零的花,我想,
若要没有自我地活着,我愿意失去你。

空气不会朽变。无生命的石头
不认识也不回避阴影。
内里的心脏并不需要
月亮倒出的冰冻蜜糖。

你却让我受苦。我撕开我的血管,
老虎和鸽子在你的腰线上
与啃噬的亲吻与百合花决斗。

那么,就用词语填满我的疯狂
或者留我活在我永远
黑暗的灵魂静夜里。

@reading

暗地
叶青
与你相处只能是仿佛
不会是真的 不可能有那样无尽的好
似乎早就精心设计
长长一串的谋求 不惜狼狈明显其实
只是相遇了

交换一些我们的关系可以交换的
比如 以时间态度的现在式
分辨我们的魂魄之中
藏得太深的不明白
关于人世或者爱

我时时说你傻而自己愚笨
还是记住了 那些一次性的语言在心里
有沸腾的若无其事
知道你知道因为
避开 直视 任何无效的烂伎俩 都等于是告诉你了

@reading

不废江河万古流
——致老师

叶青
已经太相信已经相信的
此外是错误
没有打算将什么奉为唯一真理
但疲倦袭来疲倦离去
该穿着世界去面对
可是当你在眼前
取舍都忘记
何况自己

@reading

平静生活
叶青
剧情大纲是遇见了之后停泊
受损之后结束生命如此而已
用很多张纸去写 而你全然不可能知道了

或许应该学会新的情绪
认定现在的你是来去自如的
风是你 桌上的薄薄灰尘是你
减少的阳光是你

这个诓骗合情合理 因为总是不够
以前的你 太少
现在 是没有了
事情并不复杂 这几年
我在整理这些
断断续续也差不多能够平静度日

在下午的疲倦里 打开窗户
让风吹进来 灰尘在阳光里
就变得很傻 盯着那些细心研磨的纯金粉末
还是不够像 你在的一秒与下一秒

@reading

已经与尚未
叶青
当你看见云
云已经是在天空散步的水

当你看见星星
星星已经老到成为空间塌陷的黑洞

落叶是泪的碎片
尘土是诗里的诗
请不要离开
我尚未明白 那个 你中之你

@reading

海豚
叶青
我是你豢养在肚子里的海豚
笑是海底浅浅的地震
眼神是风
蓝烫烫的阳光带来一个又一个的好日子

心事的鱼群游过来
我便奋力跃出海面弯成一枚灰色的新月让你开心

@reading

无眠的爱之夜
[西班牙] 洛尔迦
汪天艾 译
两个人辗转的夜,月是满的,
我轰然恸哭而你发笑。
你轻蔑如神祗,我的嗔怨
是瞬间与鸽子拴于锁链。

两个人难眠的夜。你为
深邃的遥远哭出疼痛的晶莹。
我的痛苦如弥留的挣扎
聚拢在你脆弱的沙之心。

晨曦将我们结于床榻,
无尽的血液漫溢
我们的嘴落在它冻结的喷涌。

日光洒进闭合的阳台
在我已经入殓的心上
生命的珊瑚展开枝桠。

@reading

你的身体
叶青
很想成为你的身体
用你的眼睛看你的风景
最近的风景仍然是你的身体
可以一直这么靠近地看
一个人凝视着自己的手指没有人会怀疑

用你的双手环抱你的身体
让别人以为那是沉思 或等待的姿势但
那是我们长长的拥抱

用你的脚走出门 傍晚独自回家
回到家的时候 抬头看见楼上微黄的灯光
从你的背包掏出一把钥匙

用你的耳朵听我每天等着的 你开门的声音

@reading


叶青
你不用担心我累 我确实累
不需要任何的你 你帮不上忙关于我
的人生 天黑了就是黑了
如果我为此感到悲伤 你能使天变亮吗
在我转身想要离去时
你用打火机点着了火 你是不抽烟的人
我不懂你点火做什么 仍然要走
你把火移近你的脸 你的脸闪耀着微弱摇曳的光
突然我明白了你的意思
天黑了但你是亮的
太阳不在的时候 你 和你的火在

@reading

影子的梦
叶青
影子告别了我 说它也想拥有自己的人生
我说好啊祝你顺利
就这样之后过了并不很短的时间
它回来了
那模样神情非常像几年前的我
问也不问就知道是爱了而且不被爱
它说它终于明白为什么那段时间里路都没有尽头
连死都那么远一天很难结束
还是同一张床极其相似的晚上
我重新拥有我的影子
而影子拥有了梦
关于它与另一个影子之间永不可能发生的重逢

@reading

Show older
(=^・ェ・^=)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